• 首页
  • 襄阳
  • 湖北
  • 国内
  • 国际
  • 科技
  • 体育
  • 娱乐
  • 明星
  • 旅游
  • 美食
  • 军事
  • 财经
  • 法制
  • 时政
  • 社会
  • 教育
  • 生活
  • 女性
  • 时尚
  • 健康
  • 婚姻
  • 房产
  • 汽车
  • 家居
  • 文化
  • 摄影
  • 当前位置: > 文化 > 正文

    一场让皇帝都头痛的“高考”舞弊案

    时间:2020-07-19 16:21来源:未知 作者:襄阳热线 点击:
    一场让皇帝都头痛的“高考”舞弊案
    \

    就像黑夜和白昼一样

    有些东西,生来就是如影随形的

    比如考试和作弊

    自隋唐开科举以来

    各式各样的作弊和舞弊,屡禁不止

    今天要说的这个

    就是当年轰动一时的大案


    1

    康熙五十年(1711年),是农历辛卯年。

    这一年的九月初九,是江南乡试放榜的日子。

    那一天,在江南贡院的门外,围的都是前来看榜的考生。

    “乡试”三年一次,相当于现在的高考,是读书人官场入仕的第一步,也是关键一步。十年寒窗苦读,今朝一榜揭晓,大家都心有忐忑,屏息等待。

    然而,榜单张贴出来没多久,人群就炸锅了。

    为什么?因为大家发现在中榜的名单里,大多都是扬州有钱的盐商子弟或官宦之后,尤其是其中一个叫吴泌和一个叫程光奎的,是远近闻名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大字不识几个,这次居然也是金榜题名。

    辛卯科场案:一场让皇帝都头痛的“高考”舞弊案

     

    图为南京的江南贡院,是中国古代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科举考场。明清两朝,全国半数官员都出自江南贡院。江南省是清朝初期的一个行政区划,大概涵盖了今天的安徽、江苏、上海以及江西和浙江省的小部分。后来因为实在太大且太富,在顺治十八年又拆分为安徽和江苏两省。但乡试依旧为“江南乡试”,所以在这个行政区划内的考生都属于一个考区。

    1000多名考生很快就聚集到了江宁府学(“府学”为古代官办教育机构)和江南贡院门前,开始了一场宣泄不满情绪的“行为艺术秀”:

    有人把“贡院”两个字用白纸遮掉了部分,远看成了“卖完”(“贡”的繁体字与“卖”的繁体字相近),讽刺这次考试背后有金钱交易;

    有人把五路财神抬到了府学明伦堂的孔子像面前,讽刺这次考试是“唯财是举”;

    有人当场做了讽刺打油诗:“能行五者是门生,贿赂功名在此行。”(这次考试的第一道题目就是《论语》里孔子说的:“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原指“恭”、“宽”、“信”、“敏”、“惠”,考生用来指金子、银子、珠子、古玩、绸缎)

    而更多的人,是将各种对联贴满府学的大门口。

    其中有一幅对联相当出彩:

    “左丘明两眼无珠,

    赵子龙一身是胆。”

    为什么出彩?因为这次乡试的主考官叫左必藩,副主考官叫赵晋。

    左丘明是写《左氏春秋》的,相传双目失明。而主考官左必蕃也据说是有眼疾,阅卷工作多交于副主考官赵晋。至于赵晋之所以说他是“一身是胆”的赵子龙,自然是讽刺他敢收取贿赂,明目张胆舞弊了。

    考生质疑考试不公,主、副考官先被揪出来,这也是必然的。

    2

    那么左必蕃和赵晋到底有没有问题?

    有问题。

    不过这个问题先放到后面再说,先说说这两人是何许人也。

    左必蕃是广东顺德人,是康熙十二年的进士,做过扬州知府,相当于正厅级干部。赵晋是福建闽县人,是翰林院的编修,按他的资历大致是个处级干部。这两个人都是京官,受康熙亲自指派,来主考江南会试,可谓是委以重任,寄予厚望。

    为什么呢?因为江南历来是人才辈出之地,也是商家富豪聚集之所,所以一方面竞争激烈,另一方面,各种利益关系又盘根错节。来主考江南乡试,一直是一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跌到坑里。

    如今1000多名考生闹事,无论最后如何收场,左必蕃和赵晋深知:这次考试肯定是捅娄子了。

    不过,就在两位主考官焦头烂额之际,一个新消息传来了:

    两江总督噶礼下令,逮捕闹事的考生,准备判他们聚众闹事和诬告。

    按理说,读书人虽然两袖清风,但在社会上的地位还是比较高的,更何况闹事的人基本都是秀才。在清朝,秀才是可以免除徭役,见知县不跪的,所以很少有人敢有那么大胆子一声令下,武力解决的。

    那这位两江总督噶礼又是什么来头?

    来头确实大得很。

    噶礼,满洲正红旗人,是清朝开国五大臣何和礼的四世孙,随康熙亲征噶尔丹,深受康熙赏识。而噶礼还有一层特殊的关系:他的母亲,是康熙的奶妈。

    凭借这些特殊关系,噶礼一路青云直上,从内阁学士升山西巡抚,再升户部左侍郎。虽然噶礼任官期间声名很差,贪腐成性,但无奈他是康熙眼前的红人,所以最后一路安然无恙地升任两江总督——清朝最高级别的封疆大吏,官拜正二品。

    若按今天的概念来看,噶礼至少是正部级干部,如果挂个“兵部尚书”这样的头衔,可以算从一品,那就是副国级的干部了。

    辛卯科场案:一场让皇帝都头痛的“高考”舞弊案

     

    电视剧《康熙微服私访记》中的噶礼

    这件事,原本是考生怀疑考试有猫腻而聚众宣泄一下情绪,现在噶礼将他们逮捕入狱,事态无疑进一步升级了。

    不过,虽然噶礼是两江总督,总管安徽、江苏和江西三省军政民务,但在事发地江苏省,还有一个全省一把手,那就是江苏巡抚。

    清朝的总督和巡抚,是一对关系微妙的存在。

    论级别,两江总督至少是正二品,而江苏巡抚一般只是从二品。但从实权来看,总督虽然可管数省,但侧重军事,而巡抚虽然只管一省,但侧重民生等方方面面,实权在握。关键是两者之间并没有直接的隶属关系,都是向皇帝直接汇报的。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巡抚买总督的帐,是情分,如果不买账,也可以说是本分。

    这个江苏巡抚叫张伯行,偏偏是个不买账的主。

    他一封信,直接写给了康熙皇帝。

    3

    康熙很快就收到了张伯行的奏疏。

    作为江苏省的行政一把手,张伯行在奏疏中首先汇报了这次江宁闹事的大致情况,以及背后的原因:考生质疑考试不公平,并且强调,这件事如果不妥善处理,“恐怕要生大变”。

    张伯行的奏疏放到康熙案头没多久,主考官左必蕃的奏疏紧接着也到了。

    左必蕃作为官场老手,一看事态升级,就知道情况不妙了。更何况他听闻江苏巡抚张伯行已经上奏,更知道已经时不我待:

    在官场上混,先让上级领导知道“有这么回事儿”,和等上级领导来问“有没有这回事儿”,完全是两回事儿。

    但左必蕃的奏疏颇有讲究:

    在他的奏疏里,他承认这次考生闹事,是考试确实可能存在舞弊行为,还直接点出了他猜测的人选:考官王曰俞(容知县知县),方名(山阳县知县)等人可能收受了吴泌,程光奎的贿赂,保他们取得功名。

    但是,除了这两个人,左必蕃没有提任何人的名字,只是说自己“失察”是有责任的。

    引起那么大民愤,难道只是考试“可能”存在舞弊行为?难道只涉及到两个小小的考官?

    康熙捋了捋胡子: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

    如果在两个人中要选一个人相信,康熙肯定相信张伯行。

    张伯行,河南兰考人,康熙二十四年的进士,素以清廉和刚正不阿著名,著名到连康熙都知道他。张伯行当初做江苏按察使(江苏巡抚的属下)的时候,因为正直而受当地官场排挤,结果南巡的康熙一举任命他为福建巡抚,任职两年后再调任回江苏任巡抚,成为江苏省的一把手。

    要知道,当时的两江总督正是噶礼,康熙急匆匆把屁股还没坐热的张伯行从福建巡抚任上调回江苏,一督一抚,用心可知。

    辛卯科场案:一场让皇帝都头痛的“高考”舞弊案

     

    张伯行素以清廉闻名

    不过,康熙收到张伯行和左必蕃这两份奏疏后,暂且都先放到了一边。

    因为他还在等他自己专属渠道的汇报——江南如此重要之地,皇帝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眼线?

    果然,康熙等的两份密报马上就到了:一封来自江宁织造曹寅,一封来自苏州织造李煦。

    曹寅作为曹雪芹的爷爷,他的实力和势力已为大家所熟知,而李煦是曹寅的大舅子。这两家亲戚把持着最富庶的江宁和苏州两地织造产业链,同时还肩负着一个重要使命:

    不间断为康熙汇报江南地区的任何风吹草动。

    在曹寅和李煦的汇报中,这次的科场考试风波案原因被坐实了:绝对存在舞弊行为。

    到了这个时候,轮到康熙拍案而起了:

    朕勤政爱民五十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胆子这样大的奸臣贼子!给他们这么搞,我大清的江山岂不是要完?!

    很快,康熙就钦点武英殿大学士张鹏翮作为钦差大臣,奔赴江苏省,彻查此案!

    张鹏翮,四川遂宁人,是一个比张伯行“清廉”名气更大的人,因为品行端正,刚正不阿,被康熙称为“天下第一等人”。

    辛卯科场案:一场让皇帝都头痛的“高考”舞弊案

     

    张鹏翮画像

    这样一个大清官作为钦差大臣去调查这场这场江南科场舞弊案,康熙觉得是很有把握水落石出的。

    然而,康熙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4

    十一月底,钦差大臣张鹏翮抵达扬州,会同噶礼和张伯行以及安徽巡抚梁世勋,进行“三堂会审”。

    几轮审问之后,大致情况就明白了:

    程光奎是两淮盐商,和副主考官赵晋以及山阳县知县方名关系很好。程光奎有钱之后,就想弄个官“玩玩”。考试的时候,程光奎将“枪手”事先写好的文章埋在自己考试的隔间里,考试时挖出,抄写在卷子上(这里其实牵涉到考题提前泄露),再在考卷上写了标记,赵晋让考官认出标记,直接中举。

    而吴泌是盐商之子,他玩的就比较大了,托了层层关系,包括找到容知县知王曰俞等人“打点”,在考场里找了隔壁的考生做“枪手”(光这项花费就是5000两银子),抄了答案,写了标记,最后中举。

    辛卯科场案:一场让皇帝都头痛的“高考”舞弊案

     

    古代科举考试考生的隔间

    这里面有两件事值得一提。

    一个是张鹏翮为了保险起见,审问前还专门考了考这两位新晋“举人”,结果吴泌连两句《三字经》都背不下来,而程光奎的《百家姓》“赵钱孙李”四个字,只会写个“钱”字。

    另一个是,他们在考卷上约好写的标记是“其实有”三个字,大概他们想暗示“你们懂的,后面还有两个字:猫腻”。

    至于受贿人,从赵晋到王曰俞到方名,虽然几经狡辩,但最终都对自己受贿的事实供认不讳。

    此外,还审出其他几个有作弊行为的中举考生。

    然而,有一个重要问题出现了:

    在摸清行贿关系链的时候,主审官们审出了一条复杂的输送链:吴泌说他曾经通过各种关系,给过上任安徽巡抚叶九思的家人李奇三百两黄金,而李奇说将金子转给了现任安徽布政使马逸姿(在那场乡试中担任提调官,即负责封录、送卷等事宜)的家人轩三,而轩三说自己没拿过这个钱……

    总之,一条线索兜来转去,这笔巨款总是缺了一大块,不知去了哪里。

    就在这时候,在审问现场的两江总督噶礼忽然震怒,下令要对证人李奇“夹胫箝口”①——就是直接上刑。

    一旁的张伯行赶紧制止:你这是要疯啊?是要当庭杀人灭口?

    正当两江总督和江苏巡抚怒目而视的时候,真正头大的,是主持会审的钦差大臣张鹏翮。

    张鹏翮不是傻子,就眼前这些证据,他知道这件事和两江总督噶礼估计难脱关系:如果没有他点头应允,借赵晋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拿钱舞弊,而主考官左必蕃也不会假装不知,早就上报了。

    但张鹏翮也不是奸臣。他确实刚正不阿,而且之前还颇欣赏张伯行。

    但是他还真的不敢动两江总督噶礼,因为自己有把柄捏在噶礼手里。

    张鹏翮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张懋诚在安徽怀宁县当知县,恰好就是噶礼的管辖范围。之前张懋诚和噶礼有过过节,噶礼一度曾威胁要取张懋诚性命。如果在这件事上得罪噶礼,儿子可能会有大危险。而且噶礼毕竟是康熙面前的红人,母亲又是康熙的奶妈,现在又没有铁证,如果扳不倒他,岂不是得罪了权贵?

    所以,按照张鹏翮的意思,这个案子就查到这里吧:行贿人该怎么判怎么判,受贿人,就到赵晋为止。

    但江苏巡抚张伯行却坚决不同意:

    科场舞弊,非同小可!老子要挖的就是这条利益链!必须一查到底!

    于是,一场科场舞弊案,升级成了两个封疆大吏之间的战斗。

    5

    在会审之后,张伯行的奏疏很快放到了康熙的案头上。

    这份奏疏的主要内容就一个:

    两江总督噶礼很可能卷入了这场科场舞弊案,受贿金额可能达到50万两白银。

    张伯行要求将噶礼解职调查。

    还没等康熙缓过神来,噶礼的奏疏也到了。

    在这份奏疏里,噶礼一共参奏了张伯行“七大罪状”,除了诬陷诽谤之外,其中比较严重的一条是:当时刚刚被康熙严令销毁的《南山集》是在苏州刻印的,而张伯行作为江苏巡抚,就驻扎在苏州,知情不报,还与为此书做序的方苞交好。

    襄阳热线 xy.net.cn 2010-2011 版权所有 新闻投稿及广告热线:sheng6665588@gmail.com 湖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鄂ICP备05004147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