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襄阳
  • 湖北
  • 国内
  • 国际
  • 科技
  • 体育
  • 娱乐
  • 明星
  • 旅游
  • 美食
  • 军事
  • 财经
  • 法制
  • 时政
  • 社会
  • 教育
  • 生活
  • 女性
  • 时尚
  • 健康
  • 婚姻
  • 房产
  • 汽车
  • 家居
  • 文化
  • 摄影
  • 当前位置: > 文化 > 正文

    为什么中国人被称为“龙的传人”?

    时间:2020-03-23 09:40来源:未知 作者:襄阳热线 点击:
    为什么中国人被称为“龙的传人”?


    海内外华人都以龙作为自己的民族文化标志,都把自己作为龙的传人。有一首歌唱道: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

    它的名字就叫中国。

    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

    他们全都是龙的传人。

    ……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

    永远永远是龙的传人。

    这是一位台湾歌手自作自唱的歌曲《龙的传人》中的唱词。它唱出了中华民族的历史真实,唱出了海内外中华儿女的心声。随着歌曲的广泛流传,“龙的传人”这一词语迅速风行神州大地,引起强烈的共鸣和反响。

    一、龙是多种动物的综合体,它是远古部落氏族融合的标志

    龙的形象在中国文化传统中,源远流长,根深蒂固。但是,龙并不是地球上曾经存在过的动物,它与地质年代中生代曾经繁盛并灭绝的恐龙是两码事。

    龙究竟是什么样的呢?中国社科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员王志远介绍说,龙是上古人类对曾在华夏大地出现过的数种动物的记忆,经过时间的润饰逐渐艺术化、图案化,并融入了民族的审美追求和精神力量,成为一种可以兴云布雨、飞临九天的灵兽。这就是说,龙是上古先民想象中的一种神异动物,它是由多种动物图腾糅合而成的一种综合体。

    图腾(totem)一词来自北美印第安人奥基布瓦部族,意为“他的亲族”,表示氏族的徽号或标志。作为神圣的祖先和保护神加以崇拜,这就是氏族社会原始宗教中的图腾崇拜。至今在欧洲一些国家的国徽上还保留着如狮、虎、鹰等动物的形象。但这些图像都是具体的、单一的动物,戴着皇冠,或举着宝剑。而中华民族的文化象征——龙,却是想象和抽象的产物。

    在远古时代,神州大地的部落成百上千,各部族的图腾形形色色,或为蛇,或为鸟,或为牛,或为马,或为犬,或为鱼……汉代人说龙有“九似”: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shèn,蛤蜊),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这显然是氏族图腾描摹的变形发展。对此,闻一多先生说得更为通俗形象:

    大概图腾未合并之前,所谓龙者,只是一种大蛇,这种蛇的名字便叫“龙”。后来,有一个以这种大蛇为图腾的族团兼并吸收了许多形形色色的图腾族团,大蛇这才有兽类的四足,马的头,鬣(liè,马颈长毛)的尾,鹿的角,狗的爪,鱼的鳞和须……于是便成为我们现在知道的龙了。

    龙的“九不象”表明它是多种动物形象的综合构成。闻一多先生的论述说明远古先民的“氏族”扩大为“部族、部落”又进而结成更大的“部族联盟”的发展过程,在中华民族走向融合统一的进程中,龙成为大家公认的文化标志,反映了各民族的共同意愿,因而中华民族的子孙便是“龙的传人”。据资料记载,黄帝会盟各部落,以龙作为大家的共同图腾;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部落联盟,又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的夏朝,也是以龙作为共同的图腾。可见,龙的形象,最初就是中华民族团结合力的象征。

    二、中国各族人民都保留着几乎相同的龙崇拜,都称自己是“龙的传人”

    龙是上古先民创造的一种灵兽,它巨大威猛,能腾云驾雾,能呼风唤雨,其奋发向上、阳刚威武的形象为中国各族人民所钟爱。时至今日,神州广袤的大地上,各族人民都保留着几乎相同的龙崇拜。彝族传说中造人的女神赛依列是龙的女儿;壮族、布依族、水族、侗族喜欢舞龙;苗族、土家族、傣族有举行龙舟赛的传统;白族、纳西族有龙王庙会;哈尼族、基诺族等有祭龙树和祭大龙的习俗;独龙族则以龙区分十二个节令。说到汉族的赛龙舟和舞龙原来都是祭龙的仪式,有着两千多年的传统。每当节庆之日,全国各地乃至海外华人都有赛龙舟、舞龙灯等活动。2000年龙年,香港特区青年与内地青年在八达岭长城举行的龙舞长城活动,竟有5000多人共舞一条3048米的长龙,创造了纪录。

    民间关于龙的节日也多。如正月初五是云南瑶族的“龙头节”;二月二,龙抬头,即是汉族的“春龙节”,又是云南普米族的“祭龙潭节”;三月三,迎龙下界,是湘西苗族的“看龙场节”;四月十五是云南藏族的“祭龙王节”;五月五是汉族祭屈原的“端午节”;五月二十,既是古吴越的“分龙日”,又是贵州苗族的“龙舟节”;六月六,是湘西土家族的“晒龙袍日”;七月二十和八月二十,分别是云南瑶族的“龙母上天节”和“龙公上天节”等。

    传统节日,经过千百年的历史积淀,凝聚着民族认同感,承载着民族的文化血脉和思想精华,是古代各族人民社会生活的活化石。中国56个民族,都保留着几乎相同的龙崇拜,这是各族人民的身份识别,都把龙作为吉祥的象征,都喜欢用龙来表示喜庆,象征力量,预示希望,都称自己是“龙的传人”。

    三、封建帝王对龙的垄断,并不能抹杀中华民族对龙的景仰和崇拜

    龙是中华先民的创造,是中华民族的标志和象征。

    然而,随着封建社会的建立,人民自己创造的龙,竟变成了封建帝王权力的象征。神圣不可侵犯。秦始皇宣布自己是龙的化身,被称为“祖龙”,声称“龙,君之象也”,“祖龙者,人之先也”。接着,汉高祖刘邦也自称是龙所感生,编造出“龙种”神话。于是,皇帝自命为“真龙天子”,“龙”字逐渐为皇室所垄断。皇帝的脸面称作“龙颜”,皇帝的躯体称作“龙体”,皇帝的衣服称作“龙袍”,其他人再高贵也只能穿蟒袍,在礼服上没有使用龙纹作装饰的权利。唐宋元明清帝王对龙的垄断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竟下令规定“龙”的使用范围,禁忌重重。大清国更有了龙图样的国旗,还有了邮政的“龙票”。清代各种龙纹泛滥,据统计,北京故宫太和殿内外出现的龙共有13844条,成了龙的海洋,龙的世界。

    这就是龙被封建统治者霸占、龙文化被封建统治者玷污的一段历史。他们把龙抬到吓人的高度,其目的是愚弄人民,以此来维护和延续自己的统治。

    尽管历代封建统治者通过各种措施,限制民间使用龙纹特别是黄龙纹,民间的龙文化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在皇宫之外的社会中,尤其在平民的心目中,龙是神圣庄严的,多种形象的龙仍是异常活跃,形成了宫廷龙与民间龙并存的局面。比如蜚声中外的重庆铜梁龙,起源于明代,盛行于清代,鼎盛于当代。既有商周文化的狞厉之美、秦汉时期的浪漫气势,又有唐宋的雍容和谐、明清的精美雕琢,在中国龙灯的海洋中独领风骚。1984年国庆,9条铜梁大蠕龙象征九州中华,在天安门前翻腾起舞,其难以言说的艺术快感把国庆喜庆推向高潮,向全国人民展示了铜梁龙气势磅礴、横空出世的风采。继后又在国家级大赛中5次夺魁,并频频应邀到法国、英国、瑞士等西欧国家和东南亚地区表演,行销20多个国家,在当地引起轰动,有“天下第一龙”之称。

    为了表达中华各族人民对龙的景仰和崇拜,我国不少地方均以“龙”字命名,可数的有黑龙江省,以及卢龙、青龙、龙江、龙山、龙门、龙泉、武龙(隆)等20多个与龙字有关的县,还有无数的镇乡村寨、山脉河流名称均沾有龙字。生活中带“龙”字的成语、谚语、歇后语,更是数不胜数,如生龙活虎、龙凤呈祥、降龙伏虎、望子成龙、龙飞凤舞、画龙点睛、叶公好龙等。

    在广袤的中华大地,有数不清的带“龙”字的地名,在各族人民生活中,“龙”广泛活在大家的口头上和固定词语中,龙文化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它融化在民族的意识中,融化在大众的民俗中,又通过各种形式表现在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中华国脉承龙脉”——这种民族意识的认同,是一种潜在的凝聚力、亲和力。即使是漂泊海外的游子,仍以“龙的传人”自许。想到龙,团结自强;想到龙,心向祖国。有道是:

    龙的心愿龙的情怀,

    龙的传人永不分开,

    龙的豪迈龙的气概,

    龙的传人共创未来。

    四、延伸的议论:“修正龙”有必要吗?

    2006年12月4日,《新闻晨报》刊登了一条引人注目的消息,涉及到民族图腾——龙。这条消息称:

    中国形象标志将来可能不再是“龙”,由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上海市关系学会副会长吴友富教授领衔,重新建构和向世界展示中国国家形象品牌这一重要研究已正式被列入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立项。据悉,这个课题如果完成,所塑造的中国国家新的形象标志,很有可能将被国家有关部门采用。

    消息一出,立即引起众多关注。据《人民日报》报道的网络调查显示,九成投票者反对“弃龙”,当事人吴友富教授澄清说,他无意“弃龙”,本意是希望“龙”的形象更完整、更丰满。而更多的读者则质疑:这样的课题竟然还能立项?谁有权决定中华民族的图腾和国家的形象品牌?

    对此,笔者也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龙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图腾,是中华儿女了解自己的生命渊源。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养一方文化。不同文化植根于不同的文化土壤,中国几千年的文化造就了人们对龙的崇拜和特殊感情,不是谁主观上想改变就能改变的,就像我们无法选择历史一样,民族图腾也是不可以进行重新设计的。由几个人组成的课题组准备重塑一个“能够真正代表当今中国形象”的标志物和载体的企图,不管出于何种高尚的动机,其“研究成果”都是徒劳的。须知,一个国家的形象标志,一个民族的精神图腾,不是来自特意的设计,而是来自对传统的遵从。

    第二,中国龙和英语中的“龙(dragon)”是两种动物,单就民族象征而言,与别国喜好无关。

    据悉,改变中国龙标志的原因是:“龙”的英文Dragon在西方世界被认为是一种充满霸气和攻击性的庞然大物。“龙”的形象往往让对中国历史和文化了解甚少的外国人由此片面而武断地产生一些不符合实际的联想——如果这就成为决定龙的生死命运的理由,那么试问:西方世界怎么就不怕外国人对“充满霸气和攻击性”的鹰产生“不符合实际的联想”呢?

    在英文中,Dragon是邪恶的有翼怪物。但在中国,龙是由九种图腾(鹿的角、骆驼的头、虾的眼睛、蛇的身体、青蛙的肚皮、鲤鱼的鳞、鹰的爪子、老虎的手掌、牛的耳朵)组成的新图腾,是吉祥的象征,是风调雨顺的象征,是民族和谐的标志,与英文的Dragon是两种动物,其含义差之千里。中国龙作为民族象征,与别国喜好无关,没有必要去迁就西方世界的需要。一个民族的自豪感、自信心,不是建立在“西方人怎么看”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自我认识的基础上,首先要问我们中国人是怎么看的。

    第三,龙与“中国威胁论”无关。

    由于意识形态、政治制度上的巨大差异,西方媒体和受众,对中国的认识有根深蒂固的偏见。中国近几十年的快速发展,使得西方很难理解一个快速变化的中国形象。直到今日,缺乏真实性和带有偏见的中国报道,在西方主流媒体中仍然占有相当大的比重;中国改革40多年的发展,承受着来自西方媒体刻薄的批评和嘲讽。以“中国威胁论”为核心的各种威胁论相继在西方世界登场,轮番炒作,什么“中国粮食威胁论”“中国输出威胁论”“中国污染威胁论”“中国潜艇威胁论”等等。西方媒体把中国因改革开放而使国力日渐强大说成是“正在开展大胆的行动寻求经济霸权”,把中国与非洲首脑峰会,污称为“中国在非洲实行新殖民主义”。特别是西方媒体的中国龙漫画,更是扭曲龙形象征符号,露骨地渲染“中国威胁论”。在夸张的笔法下,中国被隐喻成攻击性强、性格贪婪、滥用强权的主体。

    由此可见,中国龙也被西方政客用来宣扬“中国威胁论”,完全是从他们的思想、立场、利益出发的,而不是中国龙的形象让他们反感。即使中国龙改成小白兔、小绵羊,该友好的依旧会友好,该敌视的依旧会敌视,什么都不会改变。

    因此,在笔者看来,无论是“弃龙”还是“修正龙”,都大可不必。

     

    为什么中国人被称为“龙的传人”?

    襄阳热线 xy.net.cn 2010-2011 版权所有 新闻投稿及广告热线:sheng6665588@gmail.com 湖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鄂ICP备05004147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