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襄阳
  • 湖北
  • 国内
  • 国际
  • 科技
  • 体育
  • 娱乐
  • 明星
  • 旅游
  • 美食
  • 军事
  • 财经
  • 法制
  • 时政
  • 社会
  • 教育
  • 生活
  • 女性
  • 时尚
  • 健康
  • 婚姻
  • 房产
  • 汽车
  • 家居
  • 文化
  • 摄影
  • 当前位置: > 文化 > 正文

    让优秀传统文化厚植首都新文化建设

    时间:2019-12-01 20:36来源:未知 作者:襄阳热线 点击:
    让优秀传统文化厚植首都新文化建设

    晋宏逵,1948年生,北京市人。曾先后任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副所长、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副司长兼文物处处长。2002年4月调故宫博物院任副院长,负责古建筑的保护、维修工作。2009年退休以来,主要在中国紫禁城学会从事中国古建筑历史文献的整理和发布工作,先后出版了《清乾隆内府绘制京城全图》(主编)、《北京城中轴线古建筑实测图集》(参编)、及系列工具书《明代官式建筑大事史料长编》(主编)。

    【名家话文化】晋宏逵:让优秀传统文化厚植首都新文化建设

    图为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晋宏逵

    记者:北京是您的出生地,也是您的求学和就业之地。请问,从个人成长来说,您接受到了来自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哪些滋养?

    晋宏逵:北京对我的滋养很深刻,许多最基本的时空概念,像东西南北这些方位的概念,都是在四合院里形成,然后放大到认识城市。小时候家住鼓楼,去上学,要走过四条胡同,那么早街道就已经打扫干净了,清洁,祥和,还有湛蓝的天空,鸽子哨声,是童年时北京的印象。恢复高考后我考上了北京大学历史系,学考古,毕业分配到北京市文物工作队,工作对象和职责就是调查、研究和保护北京的地面文物,专业叫法是“不可移动文物保护”。随着工作的深入,一个个鲜活的画面,不断补充我所学知识,逐渐充实和构建自己的知识结构。在国家文物局工作扩大了工作范围,还参与了我国历史文化名城和我国世界遗产的申报保护工作。今天看,北京的名城保护工作虽然有很多遗憾,但成果很大,为我们留下很多珍贵的文化遗产。明朝永乐时期把元大都改建为北京城,同时建成紫禁城,2020年就600年了。历史上的北京城市建设,是在中华民族知识体系的指导下进行的,反映了中国人民的高度智慧和创造精神。文物古建筑是传统文化的载体。我是从对北京文物的认识开始,逐渐认识我国的传统文化的。应该说,这类知识的积累,首先来自北京对我的滋养。

    记者:故宫是北京地标,承载了厚重的历史和文化。多年来,您为国家的文物保护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请问,对于以故宫为代表的北京古建筑的保护和维修,您有什么建议和期待?

    晋宏逵:无论从历史地位还是地理位置,故宫的保护与历史文化名城北京的保护都密不可分。“历史文化名城”这个词本身具有中国特色,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制度,是在我国几位老专家倡导下设立的。我认为,北京厚重历史文化的保护,首先要抓好名城的保护,名城保护的核心是整体保护,整体保护的关键是整体格局的保护。启动北京中轴线申遗工作,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是一个促进。故宫是中轴线的高潮、核心部分,黄色琉璃瓦、红墙、白色台基,在景山上望去,就是一片金黄色的海洋;城墙外则以灰色为主调,点缀一些绿树,北京城的这种秩序和轮廓格局是故宫的历史文化环境。上世纪80年代,中国加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公约,意味着中国的文物保护成为国际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国际文明互鉴、文化交流的重要领域。新的认识不断地提醒我们,在文物保护、古建筑保护上,要有一个不断开拓、不断创新、不断加深理解的过程。就中国古建筑保护的技术来说,我认为首选还是传统工艺技术。古建筑是中国工匠,运用传统工艺技术,使用传统材料、依照传统规则建造起来的,也是工匠运用自己的工艺技术,把它保存至今。现代的技术,对传统工艺技术应该是一种补充。比如石质文物石刻的风化问题,运用现代技术可以使文物保存更长时间,这就是了不起的突破。

    记者:这些年,故宫成了真“网红”,文创产品不断推陈出新并热销。作为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对于故宫这些年在文创方面的尝试您怎么看?在您看来,如何让文物承载的北京文化在新时代再放光彩?

    晋宏逵:故宫的文创产品火了,这对于故宫文化的推广确实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也是一个传播北京传统文化的很好方式。由于这些文创产品,年轻人对故宫的兴趣增加了。文创是让文物活起来的一个很好的途径。同时文创要抓住传统文化的本质,传播它优秀的部分。要研究故宫文化到底是什么?传统文化对于当代人的历史观、价值观、审美等思想观念的塑造,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我就是慢慢被这些文化塑造出来的。对于以故宫为代表的北京文化的传播,短期来看,可以通过让皇帝卖萌来实现,但时间长了,也有审美疲劳。所以要抓住北京文化的本质,通过文创传播给社会。

    记者:文物和文保工作者是真正能“让文物活起来”的人。请问,对于北京文保人才的培养,您有哪些看法和建议?

    晋宏逵:文保人才的培养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学校教育,一个是短期或长期的培训,我就是通过培训学习古建筑基础知识的,走进了古建筑行业。新中国建立初期,国家文物局举办培训班,梁思成等专家亲自授课,一批学员通过培训最终成长为行业“领军人”。北京大学考古专业后来变成了考古系,并从一枝独秀发展为25所高校。现在开设文博专业的高校也很多,也比较火热。我认为,这两条途径今天仍不可或缺,不能偏废,文保人才的数量还远远不够。培训很严肃,对文物保护工作者的成长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台阶、一个步骤。我建议在培训和上岗之间建立有机联系,让培训成为一种国家行为,而非个人行为和社团组织行为,更不能是赚钱行为。

    记者:国家对北京四个定位之一是“全国文化中心”。请问,对于北京作为“全国文化中心”的建设发展,您有什么积极的建议?

    晋宏逵:在“全国文化中心”这个定位中,我认为北京文化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占有很大的比例。“全国文化中心”首先当然是社会主义新文化,但社会主义新文化是从哪来的,它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它来源于中国深厚的传统文化。传统文化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是中国人在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运用智慧、形成知识、总结并传承为文化。我们对北京文化遗产的研究还远远不够,我们要把这些非常珍贵的文化遗产蕴含的知识、道理研究清楚、讲出来,并把它们传递下去,我觉得这是“全国文化中心”建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

    记者:请问您如何理解北京文化的内涵?作为一名文物保护工作者,您认为如何更好地发掘这些内涵,对此有哪些建议?

    晋宏逵:古都文化、红色文化、京味文化、创新文化,指的是北京文化存在的形态和主要方面。从传统文化角度,我认为北京文化可分为皇家文化、士大夫文化和市井文化,其中皇家文化的载体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包括北京的皇家建筑,如宫殿、园林、坛庙、陵墓等,以故宫为代表。市井文化是在北京成长起来的、为群众喜欢乐见的民俗文化,如传统技艺、表演形式等。北京特有的会馆是士大夫文化最突出的遗迹。古籍文献对三种文化都有大量记录。北京的文物行政部门还提出西山文化带、大运河文化带、长城文化带。它们体现了北京人不断开发利用、改造改善自然环境、同时保卫和提升北京的过程,体现了北京人在环境观念方面的大智慧,是北京文化的重要表现。

    北京文化的内涵非常深厚,表现形态有很多方面,对其内涵的理解需要逐步深化,所以对北京文化的理解和保护首先要从研究开始。多年来,针对北京文物古迹和文化遗产的调查和记录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出了很多书,但我觉得还不够,有的还不够深入,数据还不够精确。我认为,北京文化的保护首先要做好记录,其次要认真研究,不断发现其中蕴含的丰富智慧,再把这些新发现运用到我们首都文化的新建设当中去。

     

    襄阳热线 xy.net.cn 2010-2011 版权所有 新闻投稿及广告热线:sheng6665588@gmail.com 湖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鄂ICP备05004147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