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襄阳
  • 湖北
  • 国内
  • 国际
  • 科技
  • 体育
  • 娱乐
  • 明星
  • 旅游
  • 美食
  • 军事
  • 财经
  • 法制
  • 时政
  • 社会
  • 教育
  • 生活
  • 女性
  • 时尚
  • 健康
  • 婚姻
  • 房产
  • 汽车
  • 家居
  • 文化
  • 摄影
  • 当前位置: > 文化 > 正文
  • 上一篇:实地感触中华传统文化
  • 下一篇:没有了
  • 长篇小说第十二章醉定一世情

    时间:2019-07-10 11:41来源:未知 作者:襄阳热线 点击:
    长篇小说第十二章醉定一世情







    珍儿坐在床沿,默默听着耀宗的讲述,任他宣泄心中的苦闷。待他慢慢平静下来,才柔声说道:“没想到杨兄弟遇到这么大的痛苦,是我这当姐的粗心了。人生在世,谁都会遇到些沟沟坎坎。无论发生啥天大的事儿,总得面对。一个人关在屋里就是愁死,闷死,也无济于事。你今儿把事儿说出来了,姐无法为你分担痛苦,但我可以和你一起想办法。依我之见,先要打听双儿姑娘为啥这么久没来找你?眼下她是啥念头?是被爹妈看住不能出来还是变了心?弄清楚后再作打算。我有个好姐妹小凤,婆家就在藏宝楼斜对面,和潘家人应该熟。明早我就过江找她,让她帮忙尽快打听清楚。”

    珍儿的一番话入情入理,既找到了症结,又找出了应对之策。耀宗感动得眼泪又下来了,抽泣着说:“谢谢珍儿姐!耀宗心里一直把您当作亲姐姐,您对弟的好处耀宗会一辈子记在心里的!”

    珍儿心里一动,“亲姐姐”?不知道是高兴还是苦涩,低声安慰道:“好啦!别再掉眼泪了,别人瞅见不好。”说罢,意识到在这里待的时间有点长了,遂起身告辞。

    果然是珍儿的好姐妹,上午交办的事情,下午便有了回信。送走小凤,珍儿赶紧上楼告诉耀宗。小凤带来的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双儿并未变心,整天和她爹她妈吵闹,就是被看得紧紧的不能出门。坏消息是她爹冥顽不化,正在张罗为她另外说亲。怕夜长梦多,想尽快把她嫁出去。

    耀宗又蒙了,不知如何是好。还是珍儿有主见,说道:“既然双儿姑娘的爹妈正在张罗给她说亲,不如咱们也找媒人上门提亲。答应了,喜事一桩,皆大欢喜;不答应,咱们也尽了最大的努力,只能怨你们有缘无分。”

    事到如今,耀宗只能同意这么办,作最后的努力。

    珍儿当即回到后屋,父母刚好都在。二老听珍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完后,都觉得耀宗这孩子蛮可怜的,找到一个中意的女孩儿挺不容易。尽管有不好的预感,还是要“死马当作活马医”。单大娘立即起身,带着礼物到对面的管家巷,请襄樊二城赫赫有名的姚媒婆,第二天就去潘家为耀宗提亲,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姚媒婆是个风风火火的人,第二天上午便过江去了潘家,带回来的却是最坏的消息。单掌柜唤耀宗来到后堂,与他们两老及珍儿一起听姚媒婆细说。听完叙述,耀宗只觉得天旋地转,差点没当场背过气去。

    原来,那潘永发一听说是给杨耀宗提亲,当即拉下脸来,不仅不允,还说了很多恶毒的话。骂耀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拉泡稀屎照照自己的影子”。他在汉口待过,把汉口最难听的“婊子养的”脏话也骂了出来。还让姚媒婆告诉耀宗,趁早死了这个心,双儿“就是嫁个乞丐也不会嫁给他杨耀宗!连乞丐也没人要,就叫她在屋里当老姑娘!老死在屋里,姓杨的也莫想!”

    耀宗不知道怎么回到房里的,倒头便睡。直到第二天早上才下楼,整个人就像大病了一场,丧魂落魄,硬挺着做事。只有接触到不会说话的古董,才能够暂时忘却痛苦。

    一天午后,小凤突然来找珍儿,说有要事转告耀宗。珍儿急忙领小凤上楼,敲开耀宗的房门。见耀宗脸上还有泪痕,显然又在独自伤心。珍儿介绍这就是小凤姐,有事儿要告诉他。耀宗忙鞠了一躬:“谢谢小凤姐!耀宗的事让您费心了!”

    小凤摆摆手,示意不用客气。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字条递给耀宗。展开一看,是双儿捎过来的,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八个字:

    你我私奔,同生共死。

    原来,小凤的丈夫虎子与双儿的哥哥潘柱是要好的朋友,小凤与双儿的嫂子梅子关系也不错。两家又是街坊,小凤和梅子经常相互串门,在一起拉家常。上次珍儿找了小凤后,她立即去了潘家假装找梅子拉家常。聊的过程中,故意问怎么好多天没见到双儿了。梅子没把小凤当外人,说双儿被公爹锁在楼上,并把原因讲给她听了。

    小凤是个热心快肠的人,那次给珍儿回话后,觉得这事儿办得不是很圆满,总想找机会直接见一下双儿,听听她怎么说。今天小凤正在家吃午饭,从门里看到潘永发从门前经过,往街东边去了。当即把碗一放,急忙去到潘家。刚好只有梅子一人在后院儿,两人扯来扯去,又扯到双儿身上。听梅子的口气,他公爹做得有些过了,生生拆散了一对鸳鸯。还说公爹已托媒把双儿许给了南阳他的一个古董商朋友做儿媳,那边已下了聘礼,不日就要娶亲。见梅子也同情双儿,小凤便提出一起上楼去看看她,以后不知啥时候才能再见面。梅子见家里没别人,便领小凤上得楼去,告诉她双儿就被锁在最西边那间屋子里。

    小凤轻轻地敲了一下门,隔着门缝向里面喊道:“双儿,我是小凤姐,耀宗兄弟让我来看看你。你有啥话要带给他吗?”

    双儿一听是耀宗让来看她的,赶紧跑到门口,对着门缝说:“小凤姐,请等一下,我写个纸条麻烦你带给耀宗。”

    不一会儿,从门缝塞出一张叠着的纸条。小凤和梅子都不识字,不知道条子上写的是什么。正要问,忽然前面传来咳嗽声。梅子脸色一下变得十分紧张:“不好,老爷子回来了,赶紧下楼!”

    小凤慌张地对着门里说道:“潘叔回来了,需要带啥口信快说!”“小凤姐,你就和耀宗说,他若心里丢不下我的话,就带我远走高飞,就是一辈子吃苦受穷我也绝不怨他。啥时候走,你来转告我,我想办法出去。没这个胆量的话,就把我忘得干干净净的吧!”

    两人疾步下楼,刚回到树下椅子上坐稳,潘永发便从前面踱了进来。小凤招呼了声:“潘叔回来啦?”然后告辞而出,直奔码头。

    双儿是个敢说敢做的姑娘,她这个私奔的提议,耀宗压根儿没想过。拿着纸条翻来覆去地看,许久没有吭声。虽然对双儿一往情深,可他又是一个理智的人。如何私奔?私奔到哪儿?将来日子怎么过?需要一一想清楚。小凤见他半天不言语,催促道:“你倒是说句话呀,快把我急死了!”

    珍儿知道此事非同寻常,需要给耀宗一点考虑的时间。起身说道:“这样吧,小凤你先回去,耀宗打定主意后我再过江去找你。”

    二人下楼后,耀宗独自合计了半天,觉得私奔之事非同小可,难以实施。撇开双儿怎么逃得出家门以及世人非议不论,往哪儿奔就是个大问题。襄樊二城就这么大个地方,肯定无法藏身。到别的地方去吧,哪儿都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没有栖身之所。他觉得,爱一个人就必须让她幸福。就这样私奔,连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双儿肯定不会幸福的。再说,他还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如果逃出襄阳,隐姓埋名,理想便从此断送,人生也就失去了目标和方向。就这样放弃爱情,他又于心不忍,对双儿的感情确实难以割舍。

    种种矛盾交织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在痛苦和挣扎中,日子过去了一天又一天。珍儿知道耀宗难以决断,也清楚私奔没有出路,所以也不去催促他下这个决心。

    襄阳热线 xy.net.cn 2010-2011 版权所有 新闻投稿及广告热线:sheng6665588@gmail.com 湖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鄂ICP备05004147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