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襄阳
  • 湖北
  • 国内
  • 国际
  • 科技
  • 体育
  • 娱乐
  • 明星
  • 旅游
  • 美食
  • 军事
  • 财经
  • 法制
  • 时政
  • 社会
  • 教育
  • 生活
  • 女性
  • 时尚
  • 健康
  • 婚姻
  • 房产
  • 汽车
  • 家居
  • 文化
  • 摄影
  • 当前位置: > 国际 > 正文

    中国和伊朗将达成合作协议,以色列该怎么办?

    时间:2020-07-19 18:08来源:未知 作者:襄阳热线 点击:
    中国和伊朗将达成合作协议,以色列该怎么办?






    六周后,也就是8月底,一些国际建筑集团将提交报价,投标金额估计为150亿新谢克尔(1新谢克尔约合2.03元人民币),以建设特拉维夫轻轨的绿色和紫色线路。

    这是以色列历史上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之一,旨在将特拉维夫都会区(Gush Dan)的部分地区与特拉维夫中部连接起来。此次招标值得注意的是,在预先批准提交建议书的六个集团中,有三个集团包括一名中国合作伙伴。此外,这三家中国公司均为国企。

    为什么这很重要?因为在过去的一周,《纽约时报》披露,中国和伊朗已经悄悄起草了一项经济和安全伙伴关系协议,将有数十亿美元的中国资金投资于伊朗的基础设施项目。据报道,这些投资将在25年内分散进行,将达到惊人的4000亿美元。

    换句话说,当中国与以色列的头号敌人做生意时,以色列也在与中国做生意。有人可能会说,以色列一方面据称在秘密打击伊朗的核计划(想想最近在伊朗各地发生的一系列爆炸事件),另一方面却给了中国数十亿美元,然后这些钱可能会进入伊朗。

    参与投标的集团之一包括中国中车(CRRC),这是一家中国国企,几年前以12亿新谢克尔的价格中标,为红线提供轨道车辆。中国中车已经在伊朗工作。几年前,它签署了向伊朗人提供地铁车厢的巨额合同。

    中国和伊朗将达成合作协议,以色列该怎么办?

    中国中车为德黑兰地铁提供车厢

    另一个集团包括中国最大的建筑公司中国中铁(CREC)。第三个集团已经与参与阿什杜德港(Ashdod Port)建设的中国港湾工程公司(China Harbor Engineering)合作。就在几周前,中国港湾工程与以色列合作伙伴一起赢得了19亿新谢克尔的投标,购买了阿隆塔沃尔(Alon Tavor)发电厂,这是以色列电力公司(Israel Electric Corporation)五座私有化电站中的第一座。

    中国中铁和中国港湾工程这两家公司也都在伊朗。例如,中国中铁正在建设德黑兰-伊斯法罕铁路项目。中国港湾工程公司在伊朗有分公司。

    就在过去的一周,以色列建筑公司了解到,NTA大都会公共交通系统(负责特拉维夫基础设施系统的设计和施工)已经将一份在特拉维夫市中心修建桥梁的合同授予了一家中国公司,该项目本可以由一家以色列建筑公司进行,但却被交给了中国。

    所有这些都引起了华盛顿的注意,在以色列与中国签署每一项新协议后,特朗普政府继续失去冷静。有报道称,中国目前正在与伊朗达成战略协议,这突显了这个问题。不难想象,如果其中一家中国集团赢得即将到来的特拉维夫招标,以色列支付的150亿新谢克尔中的一部分将简单地从北京的银行账户转移到德黑兰的银行账户。

    这是以色列想要的吗?答案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但遗憾的是,这些天来许多其他问题似乎并非如此。无论特朗普还是拜登赢得11月的选举,美国可能都会希望盟友切断与中国的金融联系。单凭这一点就应该足以停止将国家基础设施外包给外国,但如果不是这样,与伊朗的协议应该会清楚地表明正在发生的事情。这并不是说以色列给正在和中国打贸易战的美国帮忙。这事关保护以色列的国家安全。

    下面问题来了:政府在哪里?

    周三晚上,在耶路撒冷总理官邸外发生暴力事件的第二天晚上,我去了贝尔福街(Balfour Street),以色列总理官邸所在地。警方和抗议者在另一个晚上的抗议活动中发生了冲突,抗议活动以和平开始,但最终有50人被拘留。内塔尼亚胡官邸外的以色列抗议者

    由于耶路撒冷的街道弥漫着夏日的凉风,周三的街道相对安静。有抗议者准备当街在睡袋和床垫上过夜,而其他人挥舞着黑旗或只是站在那里谈论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件。

    来自海法区宾亚米纳(Binyamina)的乌迪(Udi)告诉我,他花了过去几个月的时间在自己居住的北部建造了可驾车通过的新冠病毒检测站,之后他来到了耶路撒冷。什么风把他吹到耶路撒冷来了?他说,有一种感觉是,有些事情需要改变。

    来自贝特谢梅什(Beit Shemesh)一座基布兹的艾坦(Eitan)说,他是在看到新冠危机管理不善后被吸引到贝尔福街的。

    当我站在那里看着抗议者挥舞着他们的黑色旗帜时,我看了看孤零零的保安站在贝尔福街的入口处,他的突击步枪已经准备就绪。那是一幅悲伤的景象。我还记得几年前的日子,当时普通人还可以开车上街或晚间慢跑经过总理官邸。取而代之的是拉上了黑色的窗帘,人们甚至看不到总理府或大街上的东西。窗帘是几年前竖起的,这样公众就看不到谁在进进出出。窗帘前是一扇上了锁的灰色金属门,门前是一个黑色的不祥的路障,这是警方最近在那里设置的。耶路撒冷贝尔福街被封闭的入口

    对我来说,多层所谓的“保护”象征着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最大的问题。上任这么多年,他在幕后、锁着的大门、黑色的路障后面,与人民隔绝了。

    正是这种脱节让内塔尼亚胡相信,在近100万公民失业的情况下,他可以花几天的时间工作,让以色列议会给他100万新谢克尔的追溯性税收优惠。这种脱节让他现在在耶路撒冷地区法院陷入了麻烦——他的审判将于周日恢复——对他的指控表明,他痴迷于媒体报道,并让国家或私人亿万富翁为他能想象到的每一笔开支提供资金。

    这是令人悲伤的,因为在其他情况下,内塔尼亚胡将作为以色列最伟大的领导人之一被载入史册:他在21世纪初让经济重回正轨;他为以色列与亚洲、非洲和波斯湾的外交关系铺平了道路;帮助以色列成为一个独立的能源大国;在他的任期内,以色列在恐怖主义中的伤亡人数创下了其72年历史上的最低水平。

    相反,当他的任期结束时,要么是在本尼·甘茨(Benny Gantz)于2021年11月接任总理之后(利库德集团或蓝白党没有人真的相信这会发生),要么是在此之前,他的受贿审判、他的脱节、他的家人的享乐主义,以及现在最紧迫的是对新冠危机的管理不善。

    然而,当面临麻烦时——民调显示内塔尼亚胡的支持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所有限制都是没有的。一切都是公平的。

    例如,我们没有看到有关这一问题的解释:为什么以色列每30万人只有一种流行病学示踪剂(epidemiological tracer),然而在德国每4000人就有一种,在纽约州每6200人就有一种?我们却读到了总理和他的儿子的推文,关于像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和卫生部总干事这样的维克斯纳成员(Wexner fellows)如何对以色列构成威胁。

    因此,在以色列面临另一次封锁之际,以色列议会宪法、法律和司法委员会(Knesset’s Constitution, Law and Justice Committee)需要在周三紧急就维克斯纳基金会(Wexner Foundation)及其对以色列的影响举行辩论。它的影响是什么?只要看看以色列国防军的每个分支、摩萨德、医院、非营利组织和政府部门就知道了。他们的部长、最高将领或部门负责人都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奖学金。

    中国和伊朗将达成合作协议,以色列该怎么办?

    维克斯纳基金会网站

    在以色列安全局(Shin Bet)追踪我们的手机、行政部门一再绕过立法部门的时候,这就是辩论的重要内容吗?这种脱节是令人震惊的。

    关于维克斯纳的话题,让我补充一句:我有幸作为尼曼新闻基金会(Nieman Foundation For News)的研究员在哈佛呆了一年。由于我的兴趣,我在肯尼迪学院度过了大部分时间,还和维克斯纳的一些成员一起上了几堂课。

    我会见了一位未来的以色列议会议员,一位授勋的以色列空军飞行员,一位才华横溢的前摩萨德特工,一位致力于促进以色列社会平等的政府雇员,以及一位现任政府部门的总干事。这听起来像是一群人在破坏民主吗?这听起来像是那些理应被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由纳税人养活的总理之子称为“恋童癖”的人吗?

    很明显,所有这一切都来自于:一种想要分散人们对实际发生之事的注意力的愿望。内塔尼亚胡在受审?500名为国家服务,但以维克斯纳成员的身份进入哈佛的人亦然。经济不景气,数万人走上街头抗议?给每个人开一张政府支票,完全无视他们的收入,不管他们有没有工作,是否需要钱。

    以色列正在发生的事情不再是你是否支持内塔尼亚胡的问题。它是关于对一个受困于疫情的国家而言什么是正确的。遗憾的是,现在似乎没有人知道。

    襄阳热线 xy.net.cn 2010-2011 版权所有 新闻投稿及广告热线:sheng6665588@gmail.com 湖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鄂ICP备05004147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