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襄阳
  • 湖北
  • 国内
  • 国际
  • 科技
  • 体育
  • 娱乐
  • 明星
  • 旅游
  • 美食
  • 军事
  • 财经
  • 法制
  • 时政
  • 社会
  • 教育
  • 生活
  • 女性
  • 时尚
  • 健康
  • 婚姻
  • 房产
  • 汽车
  • 家居
  • 文化
  • 摄影
  • 当前位置: > 财经 > 正文

    为何企业存款与贷款双双走高?

    时间:2020-05-19 16:04来源:未知 作者:襄阳热线 点击:
    为何企业存款与贷款双双走高?

    年初至今社融放量明显。结合今年1至4月社融数据结构,有市场观点认为当前或存在套利融资和借新还旧,社融因而有虚高嫌疑。对社融虚高的质疑背后,市场担心社融映射的真实有效融资需求并不如社融一般表现强劲。本文志不在论证当前是否存在企业套利和借新还旧的逻辑可能,而旨在以细腻数据论证,若企业套利和借新还旧的确存在,则涉及规模或有多大,能否足以解释今年1至4月社融高增。

    套利融资驱动企业高存高贷?微观数据验证套利融资并非今年企业高存高贷主因。

    (一)年初以来企业部门“高存高贷”。今年1至4月企业信用强势扩张,企业存款快速提升。尤其3至4月,企业部门存款和融资均强于季节性表现。不防将这种现象称为“高存高贷”。

    (二)高存高贷引发市场对企业套利担忧。去年初流动性及信用融资成本持续走低,然而银行存款端利率反有上行趋势,主因民营信用违约压力提高,央行采用降准、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引导信贷融资利率下行;然而另一方面银行揽储竞争激烈,存款利率粘滞甚至上行。票据融资成本持续走低,理财产品利率持续走高,局部套利融资继而滋生,企业以低利率获得票据融资,再将资金投向高息理财产品。今年1至4月金融环境与去年同期有类似之处,一则是企业信贷融资利率快速下行,存款利率相对刚性;二则社融数据指向企业部门高存高贷,似乎印证套利融资。

    (三)微观数据验证套利融资并非今年企业高存高贷主因。首先,先看企业融资端成本,4月企业最低融资成本约为2.1%(6M票据利率),成本中枢略高于5%(估算得到的5月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其次,再看企业可能获得的存款收益,受自律机制约束,6M定期存款利率不过1.95%,1~2年定期存款利率不过3.15%。企业若以成本最低的票据(6M票据利率最低2.1%)融资所获资金购买相应期限存款(6M定期存款利率最高1.95%),无法获利。其他期限的信贷融资和普通存款亦可做同样对比。再次,普通存款利率无法支撑套利,大额存单亦然。唯一可能的套利操作在于企业用票据融资对接结构性存款等理财产品。最后,从可能的套利资金来源来看,今年4月份表外票据融资规模无法与去年1月(存在局部票据套利)相提并论。从可能的套利资金去向来看,即便逻辑上无法排除套利可能,1至4月企业结构性存款规模并不能解释企业高存高贷现象。

    至此结论已经明确:套利融资无法解释今年企业高存高贷数据特征,更无法解释年初以来社融高增。

    企业借新还旧从而推高社融?企业借新还旧驱动社融虚高的逻辑,数据上并不支持。

    (一)年初以来金融数据表现出三组结构特征。除了企业部门存贷双高现象,1至4月另外两个结构特征同样引发市场关注。联系在一起,金融数据表现出三组鲜明特征。企业融资多于存款;非银存款多于融资;非标融资持续缩量,而标债融资快速扩容。

    (二)存在企业以标债替换非标、新债偿还旧债的社融高增质疑。若企业普遍借助表内信贷和标准化债券(低息)进行融资,并将所融资金偿还非标旧债(高息),似乎可以解释上述三组金融数据特征。特别的,若企业置换的非标融资本来就不在社融统计范围之内,那么这种以标债融资置换社融外非标的方式,无疑会推高社融,然而全社会总体融资需求并未发生变化,只是债务形式发生转变,从社融统计不到的非标转变为社融统计在内的标债融资。这种社融“虚高”并不对应真实的融资需求扩张,对投资和经济的影响有限。

    (三)企业借新还旧驱动社融虚高的逻辑,数据上并不支持。首先,企业存贷规模素来有差,差异可能来源于缴税、居民购房、工资奖金发放等多种因素,不能断定差异来源是为偿还旧债。其次,4月非银存款同比扩张基本和总量存款扩张持平,指向今年4月非银存款扩容并非由借新还旧等异常因素驱动。最后,以今年1~4月非标表现推算社融外非标缩量节奏大致稳定,因而即便有社融外非标置换,规模也不大,社融虚高水分可忽略不计。给出极端假设条件,即今年1至4月社融外非标缩量1万亿(这一规模几乎不可能出现),仍然可得今年4月社融存量增速11.6%,表现出较快增长。

    至此结论明确:以标债替换非标,即所谓企业借新还旧并不能解释今年1至4月的社融高增。

    本轮信用扩张更多依赖基建融资和银行扩表;社融对GDP增速的指示性意义有赖于后续进一步观察。

    (一)本轮信用扩张更多依赖基建融资和银行扩表。我们并不否认或有套利融资和借新还旧的逻辑可能,然而追踪不同维度数据,套利融资并非企业高存高贷主因,亦不能驱动社融多增。与之类似,借新还旧也不能解释年初以来社融高增。本轮信用扩张更多依赖政府债券、企业贷款和企业债券扩容。追溯这些融资工具对应的底层资产融资,主要落脚到基建投资需求。此外,年初至今的信用扩张进程中非标维持稳步缩量,信用扩张以来银行扩表驱动。正因如此,社融打开信用条件的同时,银行负债端存款增速回升,对应M2增速显著改善。

    (二)社融对经济增速的弹性和领先滞后时间需要观察。社融反映投资有两个优点,一是数据真实性毋庸置疑;二是社融领先于真实的投资表现。因而社融成为关注投资的绝佳指标,这也是为何我们密切关注社融的原因。社融对GDP增速在方向上有指示意义,然而不同历史时期领先滞后节奏和弹性方面存在差异,关键原因在于驱动社融增长和经济复苏的投资动力存在差异。本轮社融主要驱动力在于基建投资,地产融资保持相对平稳,高新技术制造业也贡献一定幅度信用扩张。本轮信用扩张驱动力及融资方式较前期不同,未来社融对GDP增速的领先时间和具体弹性有赖于后续进一步观察。

    为何企业存款与贷款双双走高?

    今年1至4月社融存量增速持续攀升,尤其三、四两月社融存量同比持续以8%和5%的环比变化持续攀升。年初至今社融放量规模之大,节奏之快,引起市场广泛关注。然而拆解今年1至4月社融数据,社融结构表现指向今年企业或开展了两种与实际投资无关的融资行为:一是企业部门超季节性高存高贷,或对应套利行为;二是标债非标一增一减,指向企业或有借新还旧动作。不论是企业套利还是借新还旧,均指向年初至今社融高增存在一定虚高水分。社融结构担忧的背后,市场对社融映射的真实有效融资需求提出质疑。

    本文志不在论证当前是否有存在企业套利和借新还旧的逻辑可能,而是旨在以细腻数据论证,如果存在企业套利和借新还旧,那么或有的企业套利和借新还旧在多大程度上推升社融。即社融虚高的水分有多大,是否足可解释今年社融的绝大部分高增。若是,则意味着年初至今大幅扩容的社融只是虚高,经济增长仍缺乏动力;若否,按社融存量增速与GDP增速的领先滞后性推测未来经济仍有复苏动力。此外,我们还进一步拆解社融对接的融资主体结构分布,从而论证当前社融对经济的领先滞后以及弹性关系,相较历史其他时期有否不同。

    襄阳热线 xy.net.cn 2010-2011 版权所有 新闻投稿及广告热线:sheng6665588@gmail.com 湖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鄂ICP备05004147号-1

    网站地图